齐天大圣 诗词 齐天大圣

齐天大圣 诗词 齐天大圣

求关于齐天大圣的诗

仙石胞含日月精;孙悟空三打白骨精&gt。

千刀当剐唐僧肉,一拔何亏大圣毛。

教育及时堪赞赏,外合明知作有形,猪犹智慧胜愚曹。

郭沫若 《七律·看&lt。

借卵化猴完大道圆陀陀,光灼灼,亘古常存人怎学?入火不能焚,入水何曾溺?光明一颗摩尼珠,剑戟刀枪伤不着。

也能善,也能恶,眼前善恶凭他作。

善时成佛与成仙,恶处披毛并带角。

无穷变化闹天宫,雷将神兵不可捉。

三阳交泰产群生: 人妖颠倒是非淆,对敌慈悲对友刁。

咒念金箍闻万遍,假他名姓配丹成,称王称圣任纵横。

内观不识因无相。

历代人人皆属此,精逃白骨累三遭;》...

关于孙悟空的诗歌

即兴写首《孙悟空》七言古诗给你吧: 石破天惊出神猴, 游历四海仙术求。

菩提传授神仙术, 艺高胆大上重楼。

纵起筋斗十万里, 上天入地不犯愁。

龙宫获得海神针, 如意金箍胜敌酋。

呼风唤雨惊天地, 七十二变降魔头。

偷吃蟠桃盗仙丹, 王母老君视为仇。

大闹天宫气豪迈, 齐天大圣美名留。

西天取经保唐僧, 火眼金睛有勇谋。

护师取经成正果, 斗战胜佛获自由。

...

问 齐天大圣(张卫健版)中紫薇对哪吒说的那一首诗是什么?

出世:内育仙胞,一日迸裂,产一石卵,似圆球样大。

因见风,化作一个石猴,五官俱备,四肢皆全。

便就学爬学走,拜了四方。

目运两道金光,射冲斗府。

拜师:美猴王一见,倒身下拜,磕头不计其数,口中只道:“师父!师父!我弟子志心朝礼!志心朝礼!”祖师道:“你是那方人氏?且说个乡贯姓名明白,再拜。

”猴王道:“弟子东胜神洲傲来国花果山水帘洞人氏。

”祖师喝令:“赶出去!他本是个撒诈捣虚之徒,那里修甚么道果!”猴王慌忙磕头不住道:“弟子是老实之言,决无虚诈。

”祖师道:“你既老实,怎么说东胜神洲?那去处到我这里,隔两重大海,一座南赡部洲,如何就得到此?”猴王叩头道:“弟子飘洋过海,登界游方,有十数个年头,方才访到此处。

”取金箍棒悟空撩衣上前,摸了一把,乃是一根铁柱子,约有斗来粗,二丈有馀长。

他尽力两手挝过道:“忒粗忒长些!再短细些方可用。

”说毕,那宝贝就短了几尺,细了一围。

悟空又颠一颠道:“再细些更好!”那宝贝真个又细了几分。

悟空十分欢喜,拿出海藏看时,原来两头是两个金箍,中间乃一段乌铁;紧挨箍有镌成的一行字,唤做“如意金箍棒”,重一万三千五百斤。

心中暗喜道:“想必这宝贝如人意!”一边走,一边心思口念,手颠着道:“再短细些更妙!”拿出外面,只有二丈长短,碗口粗细。

销死籍悟空执着如意棒,径登森罗殿上,正中间南面坐上。

十王即命掌案的判官取出文簿来查。

那判官不敢怠慢,便到司房里,捧出五六簿文书并十类簿子,逐一查看。

裸虫、毛虫、羽虫、昆虫、鳞介之属,俱无他名。

又看到猴属之类,原来这猴似人相,不入人名;似裸虫,不居国界;似走兽,不伏麒麟管;似飞禽,不受凤凰辖。

另有个簿子,悟空亲自检阅,直到那魂字一千三百五十号上,方注着孙悟空名字,乃天产石猴,该寿三百四十二岁,善终。

悟空道:“我也不记寿数几何,且只消了名字便罢!取笔过来!”那判官慌忙捧笔,饱掭浓墨。

悟空拿过簿子,把猴属之类,但有名者,一概勾之。

捽下簿子道:“了帐!了帐!今番不伏你管了!”一路棒,打出幽冥界。

齐天大圣话表齐天大圣到底是个妖猴,更不知官衔品从,也不较俸禄高低,但只注名便了。

那齐天府下二司仙吏,早晚扶侍,只知日食三餐,夜眠一榻,无事牵萦,自由自在。

闲时节会友游宫,交朋结义。

见三清,称个“老”字;逢四帝,道个“陛下”。

与那九曜星、五方将、二十八宿、四大天王、十二元辰、五方五老、普天星相、河汉群神,俱只以弟兄相待,彼此称呼。

今日东游,明日西荡,云去云来,行踪不定。

压在五行山下好大圣,急纵身又要跳出,被佛祖翻掌一扑,把这猴王推出西天门外,将五指化作金、木、水、火、土五座联山,唤名“五行山”,轻轻的把他压住。

众雷神与阿傩、迦叶,一个个合掌称扬道:“善哉!善哉!出山三藏只得依从,牵马下山。

行不数里,只见那石匣之间,果有一猴,露着头,伸着手,乱招手道:“师父,你怎么此时才来?来得好!来得好!救我出来,我保你上西天去也!”这长老近前细看,你道他是怎生模样: 尖嘴缩腮,金睛火眼。

头上堆苔藓,耳中生藤萝。

鬓边少发多青草,额下无须有绿莎。

眉间土,鼻凹泥,十分狼狈;指头粗,手掌厚,尘垢馀多。

还喜得眼睛转动,喉舌声和。

语言虽利便,身体莫能挪。

正是五百年前孙大圣,今朝难满脱天罗。

紧箍咒行者去解开包袱,见有几个粗面烧饼,拿出来递与师父。

又见那光艳艳的一领锦布直裰,一顶嵌金花帽,行者道:“这衣帽是东土带来的?”三藏就顺口地答应道:“是我小时穿戴的。

这帽子苦戴了,不用教经,就会念经;这衣服若穿了,不用演礼,就会行礼。

”行者道:“好师父,把与我穿戴了罢。

”三藏道:“你若穿得,就穿了罢。

”行者遂将锦市直裰穿上,把帽儿戴上。

三藏见他戴上帽子,就不吃干粮,却默默的念那紧箍咒一遍。

行者叫道:“头痛!头痛!”收八戒行者见他赌咒发愿,道:“既然如此,你点把火来烧了你这住处,我方带你去。

”那怪真个搬些芦苇荆棘,点着一把火,将那云栈洞烧得像个破瓦窑。

对行者道:“我今已无挂碍了,你却引我去罢。

”行者道:“你把钉钯与我拿着。

”那怪就把钯递与行者。

行者又拔了一根毫毛,吹口仙气,叫“变!”即变做一条三股麻绳,走过来,把手背绑剪了。

那怪真个倒背着手,凭他怎么绑缚。

却又揪着耳朵,拉着他,叫“快走!快走!”那怪道:“轻着些儿!你的手重,揪得我耳根子疼。

”行者道:“轻不成,顾你不得,常言道:‘善猪恶拿。

’只等见了我师父,果有真心,方才放你。

”他两个半云半雾的,径转高家庄来。

有诗为证:金性刚强能克木,心猿降得木龙归。

金从木顺皆为一,木恋金仁总发挥。

一主一宾无间隔,三交三合有玄微。

性情并喜贞元聚,同证西方话不违。